左龍右虎 发表于 2019-2-26 01:52:24

诗人冷慰怀评诗人胡金全诗歌《春梦》

胡金全诗歌《春梦》赏析
洛阳 冷慰怀

两位挚友久别重逢,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再辅以节日夜空的火树银花,情和景当自然而然地交融发酵,令诗人兴奋、沉醉到无以复加。

诗篇起始一节开宗明义,尽管象征着香港繁荣的五瓣紫荆,只是从眼前一划而过,但飘动的轨迹,瞬间便在诗人眼里幻化成了优美的五线谱。这种骤来的比喻并非刻意拼造,而是情景剧烈撞击下产生的灵感火花,并且恰到好处地承载起江水和海风的鸣奏,组合成宣泄情感的铿锵乐章。

第二小节把乐章推向高潮,浪漫的联想随痛饮变化万千,在飘飘欲仙中醉眼朦胧。毫无疑问,诗人笔下“折光碰撞”的“几个音符”,必然是安定,富足,繁荣和祥和,这种因祖国强大而生发的自豪感,正是所有炎黄子孙心中的底气和力量。

第三小节是乐曲的升华和转折,我理解“冰封的春梦”,即中华民族前仆后继、愈挫愈勇的强国梦。这一崇高的理想,终于在国力迅猛崛起的21世纪,冲破了重重封锁阻碍破冰而出——江南塞北神州遍春意,亲朋故旧何处不相逢!沉醉中,“梵音”在情投意合的“幽谷”中袅袅而升,“意琴”因知音的共鸣而神采飞扬。至此,慷慨激昂的情绪渐趋平缓,从大江东去收抚为静水流深。

结尾一小节登高远望,虽然词语上又回到了五瓣紫荆,却已是东方明珠香港的代词,诗人坚信它不但不会飘落,而且将“回向苍穹”永葆祥瑞鲜艳的色彩。这个极简约的结尾,之所以能在读者脑海里产生诸多回味,全凭“跹跹”和“ 澹澹”两个传神的动词,才使之奇效倍增。

2019-2-25于洛阳



冷慰怀简介:

冷慰怀,男,1945年生于江西宜春,洛阳轴承集团党委宣传部退休。1983年开始写作,199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已在国内外及港澳台各类报刊上发表作品三百五十多万字,获得过《诗刊》《光明日报》等各级征文大赛奖励三十余项。已经出版诗集五部、散文和报告文学集两部、校园文学作品评点集和长篇传记文学各一部共约200万字。

胡金全诗歌《春 梦》

五花瓣,翩然飞纵

起舞成线谱

一江水,交响。奏鸣成

铿锵激昂的万丽海风

胜境里,浪漫顿生

优雅抒情的倒影

醉于高脚杯中

火树银花下的夜空

有几个音符,折光碰撞

成烈焰火红

一首冰封的春梦

瞬间破冰而出

幽谷梵音,禅钟

高山流水,意琴

紫荆跹跹,回向苍穹

维港澹澹,岂有曲终?

——诗人、书画家胡金全草稿于2019年2月22日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诗人冷慰怀评诗人胡金全诗歌《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