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856|回复: 0

再次写给母亲

[复制链接]

 积 分: 57
 级别: 菜鸟会员
 UID:  14020  
发表于 2020-5-11 06:34:53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母亲走了三年, 可这三年里她一次也没有真正的在我的梦里好好呆过, 就如同生前她知道我忙从来不打扰我一样,即使在梦里。可我多想好好再见她一面,那摆在屋里的照片,是静止与黑白的,我多想看看活动的有色彩的母亲,母亲您要改变老的想法啊,来梦里看看你的孩子吧。
母亲走的三年, 以前很多忽略的事情会慢慢地浮到脑海里,我也开始意识到原来母亲的烙印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身上, 当我做某些事情的时候会想起母亲那时怎样怎样,与孩子们说话会说你们的姥姥如何,与朋友聊天会说我妈也曾经如此等等, 我自己开始没有觉察, 有一天是先生提醒了我, 我这才清醒地意识到我的母亲不仅养育了我她也塑造了我。
其实与母亲真正物理时间上在一起并不很长。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就开始住校, 以后的日子一直没有在母亲膝下侍奉她,可不论是我在初中的校园 还是在南国求学 ,在城里上班,再后来负笈游学移民他乡,我觉得她一直就在我的左右,一直无形地伴着我。母亲因为“小儿麻痹症”,从小腿脚就不方便,年轻时不很明显,年纪越大就越厉害,后来她不能走远一些的路。初中到高中住校的五年时间里, 她没有能到我的学校看过一眼, 我知道她一直是很想去的, 那可是全县最好的中学。每次周六回家与她讲学校的故事,她都听得入神,也会与我忆起她快乐 充实 美好的学校生活那令她难忘的激情岁月。我的数学老师陈志敏一直很偏爱我,多多少少可能有母亲的因素。因为母亲高中的数学老师曾与陈老师说起母亲的聪明好学,陈老师就“慕屋及乌”了吧。陈老师常把住校的我请到她家,待我甚好,她的女儿秋丽与我同班,我俩到现在还是好朋友。记得有一次在她家吃螃蟹, 我还把蟹腿拿回到宿舍里,把玩了好几天呢。还有高三的化学老师高仰山, 由于家庭成分一直没让考大学,后来终于等来了上大学的机会,也从他中学同学(我的远房六姑奶)那里知道母亲,对我也是多一些照顾。
母亲一直是我的贵人。 记得我大学毕业分配时内定是应该回到我们县城的,我的这个专业在当时的县城根本没有用处。当时很不服气, 觉得应该为自己争取一下 。就亲自找到管理局人事部门的张老师说我四年大学学习的东西到了县城根本用不上, 不对口等等(现在想想, 移民后从事专业对口工作的也是寥寥无几,那时候真觉得专业不对口就没了希望)。张老师也是讲理的领导,说可以把档案留在市局,可户口必须我自己想办法落在市里,自己找住宿的地方。市里我从小到大就去过三次, 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哪里有认识的人。这时候母亲出面帮我。她想到了村里嫁到市里的小老姑。小老姑当年与下放到我们村里的知青小马相恋,后来知青返乡,一对恋人分隔两地,只有通过书信传递相思之情。小老姑的文化水平不高,常来找母亲请教,母亲也会给她出主意。后来,与小马成婚调到了市里。通过小老姑,“暂住证“的问题有了解决的办法,户口临时有了着落。 可住宿的问题呢?不能再麻烦小老姑了, 他们一大家子人还挤在一起呢。母亲在出发前就已经计划好了, 找她娘家那边的亲戚-我的姑太姥姥。母亲年轻时到市里治疗她的腿疾就住在太姥姥。 因此曾有过一段与红色资本家的暗生情愫的浪漫往事,母亲只与我说过,似乎我的父亲都不知道。 就这样,母亲不顾她的腿疾,在动一下就出一身汗的暑天,一天内从农村老家到城市的最东头,然后辗转几次公交,没有来得及吃饭,只是口渴的时候喝一下带去的水,在黄昏的时候赶到了姑太姥姥的家里,让我拜见了老人,也把我的难处说了一下。 姑太姥姥二话没说一口就答应下来。 母亲,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她永远在那里。
母亲对我的教育主要在小学的时候, 这个时候的教育为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石,让我受益终身。她的教育是启发自主与上进的引导式教育,她循循善诱 道理讲得透彻。 她给孩子们很大的自由,从来没有让我们整日的读书,只为读书而读书。 她认为读书是为了用,不应读死书。 记得那时她让我与小朋友做课外书,什么“猪兔同笼“ ”归一问题“ ”盈亏问题“等, 让我们在数学的海洋里畅游,感受学习的乐趣。 我那时候有小小的嫉妒心, 不希望别人分享母亲的知识, 有时小朋友在的时候我故意不学习。母亲看出了我的小气,会拿出书来开讲。我呢,也渐渐地克服了嫉妒心。别人总说母亲说话”挎“,读故事有唐山味,可我不知为什么从来没有听出母亲说话”挎“,一直听着很标准,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搞懂。她会讲很多故事,“赵氏孤儿”“窦娥冤”“西厢记” “牡丹亭” 鬼怪神仙的故事最爱听,害怕却还要母亲继续讲。母亲教我们作人没有什么大道理,她就是以身作则。 对生活与苦难总是乐观向上,任劳任怨;母亲从来就没有因为腿疾而抱怨而有借口,她一直用”做得更好“维护着自尊与人们的敬重,她深知”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她善良同情弱者,能帮人处且帮人一年有个外地要饭到家里,母亲见他冷就把他请到家里烤火,吃了顿热饭;她又爱憎分明,恩怨两清,与我四奶一家几年不说话;她宽容大度,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的二哥哥因为医疗事故去世,她说不能让活人给死人偿命,(可这位赤脚医生并没有从这个事故中吸取教训, 后来又出了一次事)。她把痛都吞到了肚子里自己慢慢地消化化解。我小时候曾经觉得母亲很矛盾,等长大了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也理解了母亲。
母亲年轻时曾被人说过“神”  后来也被人说过“疯”,其实母亲就是一位看透人性, 可又不愿随波逐流的人。“神”是因为她对事情的发展有正确的预测,“疯”是 她看清了世间的污浊 阴谋诡计, 想用一己之力来对抗揭穿, 还天地一个朗朗乾坤。可这个问题涉及了不少的人,谁也不想重提历史重新翻以前的老账,所以在求证的时候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曾经可以的证人也都已经作古。所以就成了“无头案“, 可她却不到南墙不回头依旧想法设法的去还原事情的真相。她写过很多的材料, 在地区上访过 也到北京上访过, 政府也接待过可面对没有证据证人可求证的陈年老账,都是劝母亲放弃。就连我这个相信她所说的女儿,从曾经想方设法地帮她到后来面对没有证据证人的求证时,也没有办法帮她,不得不劝她不要去纠结这个说不清的历史问题。她的执着与看不见案子可以破的矛盾越来越大,这对她是个很大的伤害。我现在很后悔,当时没有尽全力去劝解她,让她在这件事放下。而是有时又支持她的行为,让她在矛盾的漩涡里没有出来。 她写的材料后来被父亲烧掉了。这一切随着她的离世成为了一个”谜“,而所有世人对她的评判也会随风而逝,只有她人格与精神却留在了这个世上, 依旧会被她的后人提起。
母亲,请原谅女儿没有在你活着的时候帮你实现夙愿。但你永远在孩子的心里,你会被孩子的孩子忆起。母亲, 请常来我的梦里吧!
(这是以前写过忆母亲的文章http://www.nacultural.com/bbs/fo ... &extra=page%3D4
(2020年5月9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Nacultural.Com ( 辽ICP备16008800号-1 )  

GMT-5, 2020-10-29 05:06 , Processed in 0.390542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